蜀海南竹

禊言:

最近碰到了很多事,总感觉生活脱离了正轨




本来看lof对我来说是一种放松,是一种心灵寄托,但是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,入坑也有一段时间了。渐渐过来刚刚开始的冲动时期,让我开始认真的看待我的这个爱好




对于我来说,粉cp完全就是一种精神寄托,我会为了他们的喜而喜,为了他们的悲而悲。也许在社畜眼里,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我们的感受,但是无论是冷cp或热cp,都是每一个cp粉的心头肉阿




之前不知道在哪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:嗑cp是一种精神疗法,当每个脑细胞都在想着他们有多好时,我彻底忘却了我的不好。




我觉得说的非常对,其实粉一对cp,除了他们诞生的故事中的般配度,更多的是大大们的二次创作,还有我们的yy。其实大家都是在把他们往自己设想的未来发展,满足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到的东西。




就算现在我喊着:这辈子都不会出坑的!




但其实我知道,一对cp的热度,是不肯能维持很久的,特别是没有官方新作的情况下。就算有,我也不可能粉很久。




人都是喜新厌旧的,在以后,可能会有更好,更符合那时的我标准的cp出现。到那时,现在被我们狂热追捧的cp,只会被我们遗忘。




再后来,我可能会彻底出坑,忘记所有我曾爱过的cp




也许在多年以后,在我一个人回顾以前的老电影时,会想起曾经,我爱过这对看起来毫无关系的cp,干过一些毫无意义的事。




我可能想不起来,年少时,这些虚拟的人物,会占据我生活中那么多的时光,会让我在睡梦中笑醒,会让我在深夜泪流满面。




那时的我,可能会觉得自己幼稚,可笑,莫名其妙。




但不可否认的是,现在的我,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世界,他们让我体验到了我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,让对明天还抱有幻想。




无论未来会怎样,我只知道现在,我很爱我的cp们,无论他们是甜是虐,是冷是热。




然后,非常感谢所有产粮的大大们,不论你们现在已经成名或依然在努力,你们都是我的小天使。有你们我才有粮吃!




虽然这篇文章可能很少有人会看到,但这都是我的一些想法,要是有不同的意见,你们就当我是在瞎bb吧。。


私心打了自己粉的cp的tag,比较还是希望更多人看到,然后这个很快就会删的,见谅。

李佩Sweety:

燕琉MSZ:



🍼莱科夫斯基兔🍼:







没粮号: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










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产粮难不难?













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产粮难不难?
















  难啊,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,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,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,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,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。会熬夜,会忘记吃饭,会脱发,会伤身体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,熬夜对皮肤不好,久坐对身体不好,从身体方面来说,弊大于利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而这些,小太太们都知道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,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?
















 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?脑洞怎么这么妙?图画怎么能这么美?镜头感怎么这么棒?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?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?排版怎么这么厉害?还能这么操作?
















  于是高声大呼:“神仙太太啊!”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最初的最初,我以为“神仙太太”这个词是过度赞誉,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,然后又递上了右脸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我很清楚,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,但是,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。
















  你用文字,用图画,用视频……
















 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,而被你影响的我,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,看着你排山倒海,腾云驾雾,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,楼台高起,星罗密布,万物复苏……(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,但这是实话)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,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,于是我欢呼雀跃,手舞足蹈。
















  满心崇拜,满是喜爱和感谢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其实,每一句“神仙太太”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“我爱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  真的,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这个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喊完之后呢?
















  不同领域还好些,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,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:我是垃圾吧?我怎么这么差?没人喜欢我吧?我果然是垃圾吧?还要不要撑下去?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撑啊!为什么不撑?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,为什么不撑?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不撑了吧,都没人看,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,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,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可还是会不甘心,想一起玩儿啊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,你就会发现:咦,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,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~
















 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,她现在还有哦,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,她也会很羡慕。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,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和朋友聊起来,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?什么才是动力呢?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评论,点赞,推荐,就算是一大堆: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也能看好几次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,每次产粮,不论有没有求评论,其实都有句潜台词: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。
















 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:和我说话吧,和我一起玩儿吧,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~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,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,哪怕只是个表情。
















 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,温暖的,柔和的。
















 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,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,评论里面。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但有些时候,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,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













  你会想:会不会觉得我烦?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?很尬?T_T
















  她也会想: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?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?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?〒_〒
















 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,小心翼翼对待对方:可能你不知道,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~你好棒的~
        这样患得患失,被对方轻易影响,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?
















  其实说一大堆,就一个请求:小天使们,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,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,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。在她们自我怀疑,妄自菲薄的时候,你的一个小红心,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能点亮她一个世界,你也是她的神仙啊。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:我给你支持,你给我庇护。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,寻求片刻安宁。小憩之后,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。
















  你可能喜欢窥屏,习惯无声支持,不过点个小红心,留个小脚印并不难,试试?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最后,我知道你在看,你真的很棒!会羡慕会自卑,只有一个原因: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,这是好事儿哦~
















  
















  
***  加一句,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,别怀疑,她是在跟你表白!😘
  
*** 不用特意问,可以转载的,我的荣幸😊
  










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稳住,我们能赢

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,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,但是就算没有超过,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?

赤水澄心.贰

年幼的韩信因为擅自逃离祭典被身为首领的父亲罚跪了一天,却死也不肯交出狐狸,还精心为它包扎伤口,长老们倔不过他,只好答应他养这只白狐。所以龙族内部很快就传言说小殿下整日抱着一只狐狸。

韩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对白狐喜欢的打紧,就喜欢抱着它毛茸茸的身体,好像看着它,就能安心。
“狐小白,我好喜欢你。”
白狐鄙视的斜睨了他一样,对这个外号嗤之以鼻,韩信却越发有趣,蓦然瞥见狐狸毛茸茸转来转去的尖耳朵,鬼使神差的一口咬上去。
......口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,软软的,毛毛的,可爱到令人心颤,韩信正十分享受,可狐狸却异常的挣脱开他,一跳出老远,还对着他呲牙。韩信像许多调皮小孩子那样坏坏地凑近它,道,
“小白,你耳朵很敏感啊。”
白狐看不出来是不是在脸红,但赌气似的转过头去。

几百年的陪伴,岁月渐渐流逝。一日龙族捷报,似是发生了大事,龙族首领长老齐聚一处,个个面色铁青,作为首领独子的韩信也参加了会议。长老们说青丘狐族已与兽族勾结,意图推翻龙族,龙族应先发制人,把人力单薄的狐族兽族逐一击破,与此二族势不两立,以为天下黎民太平。
韩信心中一惊,青丘狐...小白...
于是不顾父君长老等人叫唤,奔入那个与白狐居住的屋子,如今青丘叛乱,小白它......
果然当韩信进入屋内,哪还有狐狸的半点踪影!
榻上还有白狐趴过的痕迹,仿佛还残留着它的余温。
你果然...一直想要逃跑吗。
韩信一挥手把一排价值连城的瓷器狠狠甩在地上,清脆的碎瓷声表示着他的重重怒火。
“狐狸,别想逃,你是我的!”

赤水澄心.壹


白龙一族是上古神族,《周易》曰:“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”,自三皇五帝时,龙族就是人族敬奉的存在,可号令其他一切种族。两千万年前白龙首领曾与凤族首领黑凤君主大战,两败俱伤,大伤元神。如今龙族虽任受尊敬,天地至灵,但也有别族兴起,比如青丘狐族,冥界鬼族,南山兽族等。
韩信的出生被认为是龙族的新生希望,纯血统白龙,父亲是龙族首领,至高无上;母亲是龙族贵族,翼龙小姐;出生时龙吟三日,久久不息,落得满城龙光乍现,祥兆频频。
韩信三百岁那年,是龙族百年一次的祭天大典,在做礼拜时偷偷跑了出来。因神族寿命颇长,正常寿命都是几万年不成问题,所以还是一副孩提模样的韩信心智尚未成熟。
他一路跑出龙族境地,在龙族与青丘狐族交界的赤水处游荡,平日里他作为首领独子备受关注,日觉压抑,从来没有如此自由的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。水光潋滟,青石交错,晶莹的水珠拍打着石壁上碧绿的青苔,甚是新鲜。
青青池沼中略显一白,韩信走近一看,是只白色的小狐狸,眼看修为也不过两三百年,毛色光泽,耳尖有几簇紫色的毛,精瘦的小腿流着鲜血,看起来受了伤,动弹不得,却还对着韩信呲牙咧嘴,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。
“左右不过是只小狐狸,脾气这么倔。”韩信也年纪尚小,觉得这狐狸大为有趣。
林中一阵骚动,几个拿着弓箭大斧的青面壮汉追了上来,应该就是使小狐狸受伤的人,看到韩信后怔了一怔。
“他好像是龙族啊。”
“怕什么,是龙族也不过是个小孩子,上!”
大汉提起大斧就来砍,韩信未长开的小脸冷冷的,没有一丝慌乱,可能是龙族本有的傲意,也可能是自身的天赋秉异,他虽然年幼,实力却是不弱。轻轻冷哼一声,将狐狸护在身后,唤出那把他出生时龙气锻造的龙吟枪,长长的枪握在一个小孩子手里有些突兀,但在韩信脸上看不出丝毫费力。
长枪一挥,杀气四溢,龙吟回荡,青面大汉吃了一击,大叫道,“这是龙吟枪,他是龙族首领独子韩信!快走!”说完纷纷退回林中。
“尔等鼠辈,也来挑衅我?”韩信冷冷道,收了龙吟枪,回过身看向那只受伤的白狐,轻轻勾起嘴角,不管白狐如何拳打脚踢,将它抱在怀中。
“狐狸,我救了你,所以现在你是我的了哦。”

赤水澄心.序


紫发狐耳的男人静静坐在潮湿阴暗的角落,衣衫散开,白皙的手腕与脚踝上满是血的黑色铁链尤为刺眼,深色近黑的干涸的血渍与肌肤形成强烈反差;修长的手拎着一个脏兮兮的酒瓶,有一口没一口的灌着酒,铁链碰撞丁丁作响。

脚步声渐进,白发龙角男人走进来,狐耳男人并没抬头,还在继续喝酒,有些沙哑的声线道,
“你还来做什么?”
龙角男人嘴张了张,破碎的残音从他嘴里传出,
“对不起,我还爱你。”
狐耳男人笑笑,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纵使他现在狼狈不堪,但那抹笑意还媚意十足。他低头看看左胸前那道狰狞的疤痕,在如玉的肌肤上似是硬生生加上去的败笔,扭曲了这幅画的完美,可以看出是一道致命伤。
龙角男人微微皱眉,“你还在生我的气。”
狐耳男人颤巍巍的站起,踉跄的走到龙角男人身前,抓起他的手锤在自己胸前的那道疤上。
“韩信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