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海南竹

赤水澄心.贰

年幼的韩信因为擅自逃离祭典被身为首领的父亲罚跪了一天,却死也不肯交出狐狸,还精心为它包扎伤口,长老们倔不过他,只好答应他养这只白狐。所以龙族内部很快就传言说小殿下整日抱着一只狐狸。

韩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对白狐喜欢的打紧,就喜欢抱着它毛茸茸的身体,好像看着它,就能安心。
“狐小白,我好喜欢你。”
白狐鄙视的斜睨了他一样,对这个外号嗤之以鼻,韩信却越发有趣,蓦然瞥见狐狸毛茸茸转来转去的尖耳朵,鬼使神差的一口咬上去。
......口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,软软的,毛毛的,可爱到令人心颤,韩信正十分享受,可狐狸却异常的挣脱开他,一跳出老远,还对着他呲牙。韩信像许多调皮小孩子那样坏坏地凑近它,道,
“小白,你耳朵很敏感啊。”
白狐看不出来是不是在脸红,但赌气似的转过头去。

几百年的陪伴,岁月渐渐流逝。一日龙族捷报,似是发生了大事,龙族首领长老齐聚一处,个个面色铁青,作为首领独子的韩信也参加了会议。长老们说青丘狐族已与兽族勾结,意图推翻龙族,龙族应先发制人,把人力单薄的狐族兽族逐一击破,与此二族势不两立,以为天下黎民太平。
韩信心中一惊,青丘狐...小白...
于是不顾父君长老等人叫唤,奔入那个与白狐居住的屋子,如今青丘叛乱,小白它......
果然当韩信进入屋内,哪还有狐狸的半点踪影!
榻上还有白狐趴过的痕迹,仿佛还残留着它的余温。
你果然...一直想要逃跑吗。
韩信一挥手把一排价值连城的瓷器狠狠甩在地上,清脆的碎瓷声表示着他的重重怒火。
“狐狸,别想逃,你是我的!”

评论

热度(18)